安德略

请点开看看
搞cp专用号
目前只搞ut
杂食党,主食fs,gs,ie
几乎无雷,为了粮饥不择食

关于一场久别重逢

写在前面

有点写不动了……时间拉的太长,而且最近又在忙其他事情……【叹气】有可能会烂尾,提前说一下吧,我文笔本身就不好,灵感这两天也都跑光光了……在此谢谢那些喜欢我的渣文的小可爱【鞠躬】【我废话好多】

更新短短的两节,我争取在接下来的三节内结束这个梦的延伸

warning:本次更新含有大型骨设崩塌现场,慎入吧

六.

过了片刻,终于反应过来的我摸着兜里的纸片,整个人是崩溃的:等等我没打算答应你啊!你回来说清楚行不行?!我感觉我的灵魂脱离了我的身体,直到sans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没事吧?他跟你说了什么?”

啊简直天籁。

我本着对sans负责【?】的理念把一切都和盘托出,末了还将那张写了red私人号码的纸片掏出来展示给了sans。sans的视线在那个号码上停顿了两秒,然后似乎是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不用理他,当他说的话都不存在吧。”

我当然不会听red的话,谁会无条件信任一个完全不熟的家伙啊。但sans在转身离开时那有些落寞的神情提起了我的好奇,就像red提出要堵他时一样:感觉两骨之间好像有什么事情,有一些……无人知道的秘密。

其实仔细回想一下,每次red出现在片场时,sans总是会很巧合的消失——不是说去厕所了就是干脆一言不发直接瞬移到化妆间……总之,和red没有过一次“同框”,这一次还是因为sans至始至终都在发呆而完全没注意到red,而red看起来也并不想和sans来一场面对面……

就好像在逃避一样。

这个想法一出,就直接在我的脑子里扎了根,并不断的生长出疑惑的枝叶。捏着手里的纸片我陷入深深的沉思,天性好奇的我非常喜欢追寻某件事情的真相——这就是为什么我大学选择了一个冷门专业——而根据我现在手中的资料,sans和red的交集只限于两人几乎同时出道,身处一家公司,曾竞争过同一个角色……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他们的关系……sans的过去……

“kid?”sans的声音把我从头脑风暴中拽出,我对他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重新把纸片塞回兜里,然后跑去做我的工作。

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要调查sans和red的关系。red那堪称跟踪狂的行为和sans不经意间做出的微妙反应让我的求知欲爆发。虽然内心充满了对sans的愧疚,但……我无法抑制我的好奇……所以……抱歉啦sans。

至于那个号码……我觉得,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七.

“刨根问底”,是我的导师给我的四字评价。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的确喜欢什么事情都刨根问底,不搞明白誓不罢休。所以,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这里说明一下,sans在他的兄弟上了大学后就很少收拾屋子了,同时他还不习惯聘请保姆,所以为了不让他因为被垃圾淹没而上报纸头条,我在公司的安排下搬进了sans的小别墅……瞬间感觉自己像个老妈子】,我用我的个人电脑调出了sans的全部资料,顶着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床的压力研究了一个晚上,然后我得到的只有看起来像是挨了俩记重拳的黑眼圈。sans公布在网上的信息少得可怜,而且平平无奇,连绯闻八卦都没有——说到底sans完全不在乎什么出镜率,和外界的接触也少得可怜,网上的信息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在sans那里撞了墙,我便转头开始调查red。托朋友的福,我搞到了red的全部资料——为此付出了一个月的工资请他吃了顿“满汉全席”。虽然有点肉疼,但为了满足好奇心,值!我于是又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来整理文档,期间被半夜饿醒去厨房找吃的的sans吓到心脏骤停3秒、sans养的猫fell【所以为什么叫这名我至今没搞懂】扒门吓到浑身僵硬三次、自己手机振动吓到大脑空白三次……好不容易整理完还没等我仔细再看,就天亮了要工作了……

我好难。

所幸这一通没白折腾,我成功在海一样的文字中提取出了几条关键信息:

1.red的原名也是sans,而sans有一个被弃用的艺名叫blue。

2.两骨曾是高中同学,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具体如何并无记载,但可以确定他们很早就相互认识甚至相互熟知了。

3.两骨就读的大学在同一个城市,且他们都不是专业的戏剧学校出来的,而是突然出道,直接开始了演戏。

4.虽然在外人看来两骨交集不深,顶多只算的上点头之交,但公司内部总是会传出他们之间其实关系很差,矛盾很深的流言。而且两骨身为的公司的两个招牌,却从未有过合作,公司高层对关于他们关系的流言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既不确认也不否认。

其中根据我推测的时间轴,red宣布出道的时间仅比sans晚了10分钟,在那之前他完全没有要进入演艺圈的意向。如果排除巧合,我大胆猜测red是在追随sans的步伐,再结合red现在的举止……

“他俩绝对有问题,石锤。”我灌下最后一口热茶,在文档的末尾敲上这样的一行字,然后很干脆的滚到床上失去意识——连熬几天,我真的要成仙了。

关于一场久别重逢

是梦

前文见合集

实在写不动了,写一点发一点

慎入

四.

朋友虽然吃饭的时候哭的挺惨,但我能看出他对事业的满意——跟着这么一个明星,他觉得无比自豪。不得不说red实力是真的很强,我承认,但我就是微妙的不喜欢他——也不是不喜欢,就是一种类似“哇这家伙真的很烦”的心理。相比起sans的低调,red简直高调到令我眼睛疼:出现在节目里、广告里,行,我忍了;但当他第无数次的咧着他标志性的尖牙独自一骨出现在sans拍摄节目的片场时,我忍不了了——这tnd,这不是存心抢我家sans【?】的风头吗?!本来说服他来露个脸就很不容易了,想着可以通过难得的机会提升一下知名度,结果现在倒好,所有目光都跑到那个更显眼的红色骷髅上了。虽然我气得不行【我还不能去打他】,但sans本骨却很淡定,他晃着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喝饮料【不得不说真的可爱】,完全不在意red那边的热闹。我给朋友打了电活,问他为什么没和red一起行动,结果朋友给我的回复是:red给了他一天休假,然后自己乔装打扮了一下就出门了,并问我怎么知道的他在哪,还有,为什么要用“又”。他说red这几个月确实经常自己单独出门,但行踪成谜,连最专业的狗仔队都找不到他的落脚点。

我当然知道他在哪,因为他就特么在我面前!……诶?面前?

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坏脾气的骷髅已经摆脱了狂热的人【还有怪物】群,走到了我所在的角落——一个远离喧闹、足够安静的角落。为了质问朋友我特意远离了所有人和怪物,这就导致我无比确定那个大明星是冲着我来的。我愣愣的挂了电话,看着red一步一步的“逼近”我——虽然身高上他并不占优势,但他的气场太过强大,再加上那宛如反派的微笑……我感觉我的恐惧症又要犯了。

red完全无视了身后炽热的目光和此起彼伏的尖叫,站在两眼发黑的我面前,开口道:“喂,你,你是他的经纪人是吧?”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我顺着他修的尖利的指骨看到了放空自己坐在椅子上发呆的sans,有些卡壳的大脑艰难的分析着刚刚传进鼓膜的疑问。

是的先生。我听见自己这样回应。

“呵……那就好办了……”听到这句话的我扭头盯住了red眼中猩红的光点,心中涌起的强烈的不安让我甚至忘记了恐惧。

你要做什么?我厉声的质问他,sans是我负责的艺人,虽然他懒是懒了点,还总让我替他找理由推通告,但我早已将他视作友人,如果red想对他不利……“放轻松人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是那样的骨。”red看到我紧张兮兮的样子发出一声低笑,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片“这是我的私人电话,如果下次sans再要参加什么节目或是拍摄什么剧,你就提前联系我,要想准确堵住这个‘脚滑’的小混蛋真的是很费工夫……他一直在躲我……”话到最后声音已经几不可闻,我只能听到red在嘟囔些什么,但无法分辨内容。所以我非常的疑惑,疑惑他为什么要堵sans。实话讲我非常不愿意答应他,对我而言这相当于是在背叛sans对我的信任——他把所有事务都交给我负责,当然他懒是一方面原因,但最重要的是他是因为信任,所以才放心让我安排他的生活。如果此时我接过red的号码,那我岂不是……

正想着如何拒绝,那边的sans好像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看向了这边,看到了我,也看到了red。我清晰的看见sans皱起了眉骨【天知道为什么骨头是软的反正我不知道】,眼中闪过一道蓝光,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哈,人类,我会感谢你的帮助的……”red说完这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将纸片塞进了我的外套兜里,然后抬头朝着sans的方向露出一个流氓式的微笑,转身离开了——临走惊起一片“awsl”的花痴嚎叫。


文不对题,本来不打算取名的但发现那样整理起来太麻烦……就这样吧╮(﹀_﹀)╭

关于一场久别重逢

情人节夜晚的一个梦

原创路人视角

可能有点OOC【毕竟是梦,没啥逻辑】

为了填充内容被我扩写的很长,慎入

cp:芥末番茄【目前没有体现( •́ .̫ •̀ )】

一.

我,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作为一个初入社会的萌新,我对未来很是迷茫——我当初所选的专业是冷门中的冷门,这导致我现在找不到对口的工作,自然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在连续当了两个星期的咸鱼后,我被忍无可忍的妈妈赶出了家门。没有办法,我只好跑到独自一人在外租房的朋友那里求收留,也幸好他租的房子够大,我才有了一个容身之地。

某一天,我的朋友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应聘——去那个很有名的ebott影视公司应聘经纪人。朋友大学学的是这方面的专业所以我并不意外他想去大公司发展的想法,但是我对这个职业一无所知。我本想拒绝,可朋友却硬塞给我了很多他的专业书并告诉我:“你不能再这么颓废了,你必须要找一个工作,放心我会给你补习的。”

于是,在经过一个月的恶补之后,我和朋友坐在了ebott的面试考官面前,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和善的、长得像羊一样的怪物女士,她问了我们几个问题,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我已经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最后我是被朋友推着走出面试办公室。至于结果,很神奇,我和朋友都被选上了。在庆祝的那天晚上,我得知了我负责的艺人的名字:sans。

二.

说实话,我和sans的第一次会面不是很美好:我是个有着轻微骷髅恐惧症的人,面对实验室中的骷髅假人模型都会感到头晕目眩,当一个能走会跑还会说话的“活”骷髅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很给面子的晕倒了——是的,我和我的艺人sans的第一次面对面一句话也没有说上,但这不能怪我。我再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朋友的大脸,他一边嘲笑我胆小,一边把一袋水果甩到我的脸上。他说他负责的也是个骷髅,但他可没昏倒,并表示他用低血糖的理由帮我混了过去,希望我以后能争口气——毕竟这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一份工作。

经过了两天的休息后,我再一次见到了sans,这次我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虽然还是有些紧张,但比上回好多了。艰难的克服恐惧后,我发现sans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骷髅,他没有责备我第一次见面时的失态,反而关心了我的健康,让我受宠若惊。从朋友那里得知sans是ebott公司里比较出名的演员,代表作很多,演技也很好,但因生性散漫不爱露脸,导致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大红大紫,人气不低但增长曲线非常平缓。我因为平时并没有看电视剧的习惯,也从不八卦娱乐圈,所以对sans的了解就仅限于朋友给我的资料,而直到这次见面前我对他的总结都是:可能挺高傲的【毕竟你看,他连老板给他安排的节目都敢不去】。但,事实上,他一点都不耍大牌,也不趾高气昂,非常的友善随和。

三.

和sans的第二次会面兼第一次谈话在一个和谐美好的氛围中结束了,我和他聊得很愉快,并很快定下了正式上岗的时间。sans真的是个幽默且博学的骷髅,虽然有的时候他的冷笑话确实很烂,但在我们谈话的期间没有一刻冷场。我觉得我的骷髅恐惧症已经不对sans起效了,可喜可贺,至少这样我在往后的日子里不会再出现“低血糖”的尴尬情况了。

上班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我和朋友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中。sans真的就如传言中的一样懒散,帮他接下的十个节目中有九个会找各种理由推脱,剩下的一个还得是看在Asgore——也就是我们的顶头上司——的面子上才肯答应露个脸【直到这时我才知道sans和Asgore的老婆,也就是当初的面试官Toril是至交,所以Asgore才那么“纵容”sans】。除了正常的拍戏,其他活动一概拒绝,实在不行就把我推上去应付,这让我的扯皮功夫【误】和酒量在短时间内成幂次增长,同时增长的还有我的脸皮厚度。

因为sans的“懒”,我也相对其他同行来的轻松,大部分时间是在为sans的通告找不去的借口【我大概知道他的上一个经纪人为啥辞职了】,而我的朋友就没我这么惬意了:他服务的那个艺名为red的骷髅,长了一张和sans一模一样的脸,却有比sans火爆一万倍的脾气。他与sans几乎同时出道,靠着饰演一个黑道大哥的角色一炮走红,后期更是用暴娇【摘自某粉丝论坛】的人设狂圈一大批抖m粉和妈妈粉,近两年更是通告不断,风头正盛,搞得我朋友天天忙的脚打后脑勺。偶尔闲下来和我聚餐时就开始哭诉自己有多惨red有多凶……说实话挺同情他的。

tbc.


做这种连续剧一样的梦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脑细胞的死亡【所以不要在意文中的bug和我弱智一样的文笔,我尽力了(›´ω`‹ )】

我在想我那个黑死病pa的G是要正常一点还是要掉san一点……谁能给我个建议( •́ .̫ •̀ )【纠结两天了】【占tag致歉】

Doctor Gaster(序+ONE)

十四世纪四五十年代,一段极度黑暗的时期。

肆虐的瘟疫带走了无数的生命,

却同时赋予了另一个物种新生。

ONE

一个医生死了。

这并不奇怪,这里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死亡,他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他的尸体躺在黑暗小巷的石阶上,在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中。

瘟疫的源头聚集在他的身旁,啃咬着他的尸骨,变得乌黑的血液流进身旁的水坑,使原本就浑浊不堪的水变得更加污秽,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

下雨了。

仿佛是神明对人类遭遇的瘟疫感到悲伤,这场雨一直下着,冲刷着尸横遍野的街道,冲刷着荒凉无人的农田,冲刷着拥挤不堪的墓地……

医生的尸体被大雨淹没,还未被老鼠分食的、残存的肢体逐渐融化成黑色的液体,向着和雨滴相反的方向“落”去,最后,留在原地的,只有一件破旧的黑色长衫。

雨停了。

医生的存在消失了。

黎明,从地面“下”起了一场黑色的“雨”。

太阳被苍白的圆月代替,“雨”落在被火焰熏的焦黑的土壤上,沉默的小镇迎来了一个新的住户。

Doctor Gaster


意义不明的小学生文笔,完全表达不出想要的意思【瘫】

我到底还是把口嗨扩成了文,我在自虐(›´ω`‹ )

这算au吗?不算吧

我下一章就写sanster处对象【flag高高立起】


我居然给这个口嗨设定画了人设图真不可思议【虽然是草稿而且完全不想上色】口嗨地址 

中间是G右边是衫,左边的帕还没设计完……

顺便补充设定:帕是裁决者,负责判断患病的人能否成为怪物;衫是审判者,负责给无法成为怪物的病人致命一击。

这是要开坑的节奏我的妈……明明只是想口嗨而已……

sanster脑洞记录

黑死病时期

怪物都是由患病死去的人类转化而来的,居住在永夜的感染镇,那里的一切都与正常的人类世界相反,对人类来说是剧毒的物品才是怪物赖以生存的资源,所以他们基本无法离开感染镇,因为他们被神明诅咒永远无法踏足正常的土地。怪物们身体里的人类残留会对他们造成无法缓解的痛苦,就像生前患上的、无法被治愈的疾病,所以某种意义上怪物们依旧被病痛折磨着,但却因死亡获得了永生。

Gaster生前是一名医师,同样死于黑死病,被转化成了怪物重生在感染镇。在那里他抛弃了生前的姓名为怪物们治“病”——即抹杀掉他们身体中依旧为“人”的部分。他创造了两个助手:sans和PAPYRUS。因为G在死亡前主动背弃了神明,所以他是唯一可以自主离开感染镇前往人类世界的怪物【衫和帕因为不是自然生成的怪物所以也可以离开】他是感染镇唯一的医师,也是引导患了病的将死之人前往“永久幸福”的引路者。

人类世界是有sans这么个人的,他是G生前背弃神明的理由【具体我还在脑】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人类衫死了,G也改追科学【指从医】不信神了,然后G死后成为怪物,特意跑回人类世界从乱葬岗里把衫的遗骨挖出来造了助手衫【帕是顺便带出来的】【我对不起小天使】

不敢在群里口嗨的菜鸡只能在这屯一下脑洞了【被大佬淹没瑟瑟发抖】灵感来自歌:Doctor Nacht【最爱的歌之一】文笔不好言语混乱逻辑缺失啥的无视吧←_←我就爽一下【可能大概应该会有后续填充】【我想拿这个题材画漫画但我太菜了】【抽时间写个文吧】

我是辣鸡我只配在太太们身后吸她们的神仙尾气_(:D)∠)_

灵感来自泡椒咖啡太太在群里的一个神仙脑洞【就不说是啥了吧……】【擅自画了实在抱歉orz】然后p1和p2是搞完p4的时候突然起的灵感,一开始只打算搞个p4出来的【因为怕引起不适就用表情包挡一下,看不看自行决定】p5是初版,因为不太满意就重新p了一个【就是p4啦】

p4、p5背景是用深海恐惧症测试长条里的部分拼的【应该不算侵权吧( •́ .̫ •̀ )算的话我立刻删,我实在不会画那种掉san的图】

紧急摸鱼:D【可能有点OOC】群里太太推荐的代餐游戏真好玩

说明一下是企鹅衫先追的企鹅G,他俩很快就开始了唧唧我我,但这段感情中更主动的一方是G鹅,他总是趁着衫鹅睡觉的时候去偷亲人家【妈耶甜死我了】

这不是杀cp这是杀我(ಥ_ಥ)